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代办社保

非制造业PMI至4月高点刘世锦2017中国经济已经触底

2018-12-10 18:59:30

1月31日讯,今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018年1月份,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为51.3%,虽比上月回落0.3个百分点,仍与去年同期持平,制造业继续保持稳步扩张走势。

著名经济学家刘世锦称“强政府+竞争”是中国成功的秘诀之一和特有制度优势,应当与时俱进,重塑、提升高质量发展的地方竞争机制。

高质量发展阶段须过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关 “中速增长平台形成以后,根据国际经验,中国经济应该能够保持10年乃至更长时间的稳定增长,这为我们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打下了坚实稳固的基础。

”刘世锦认为,我们要转入高质量发展阶段,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这一关必须要过。

从国际经验来看,转型最成功的经济体,包括日本、韩国,他们从高速增长阶段过渡到中速增长阶段,都经历了金融风险,或者某种类型的金融危机。

“因为金融条件在高速增长阶段到中低速增长阶段是不一样的,一定要有一个大的调整。

” 刘世锦指出,虽然过去中国金融体系也发生过一些问题,但是最终都平安过来了。

但是要注意,过去是高速增长期,在高速增长期有吸收、化解、后推财政金融风险的能力和空间。

包括上世纪90年代后期,几大行成立资产管理公司,处理了一些不良资产,都不错,但这不是别的变好了,而是工厂、设备不行了,但地值钱了,这和高速增长紧密联系在一起。

现在这个条件还存在吗?不存在了。

高速增长期可能不是风险,现在就可能变成风险。

“增长阶段发生变化后,风险出现的条件也发生了很大变化。

所以十九大报告提出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为三大攻坚战之首,金融风险,特别是地方债的问题应该引起高度关注。

”刘世锦说。

刘世锦说,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,地方债问题是排在前面的。

地方债是符合规范的“明债”,这个规模目前是可控的,问题在于隐性债务。

最近几年,各地通过地方专项资金、产业投资基金,特别是通过PPP(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)形成了一些事实上需要地方政府最后兜底,承担偿还责任的债务,这些隐性债务规模难以估计,有些地方的隐性债务甚至已经明显超过“明债”。

这方面的风险因素积累有些已经显露。

对于如何处置地方债,刘世锦给出了自己的方案: 第一,稳杠杆。

降杠杆实际上是要对整个经济体系做重大调整,因此首先要稳住,不能再继续加杠杆,加大风险隐患。

第二,软着陆。

要防止处置不当引发新的风险。

第三,下决心解决各级政府、国企预算软约束的问题。

这是改革之初就提出的问题,到现在还没有解决,所以


php框架基础
android app 开发框架
学java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